您的位置 : 綠色寶文 > 小說資訊 > 正是輕狂年少純銀耳墜_正是輕狂年少純銀耳墜小說閱讀

正是輕狂年少純銀耳墜_正是輕狂年少純銀耳墜小說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正是輕狂年少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王越,林然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純銀耳墜,年少輕狂,只為追求理想。豪情萬丈,只為締造輝煌。攜手并進,誓言創造奇跡。不離不棄,患難生死與共。天涯海角,相擁天長地久。無毒不丈夫,有志縱天行。

第1章算命的道士

“師傅,在我們家院門口擺攤看手相啊?”我沖著在馬路邊上的,一個道貌岸然,仙風鶴骨般的一個道士問道“準嗎,就跑到這里來忽悠人?道行夠嗎?”

道士穿了一身藍色道士裝,帶著一頂帽子,看起來50多歲的樣子,臉上皺紋很多,黝黑的土色肌膚,下巴的位置,還有很長的山羊胡子,他聽見了我的話,很是疑惑的看著我。一臉的不明所以。

我笑了笑,伸手拽了拽道士的胡子,感覺挺硬的,道士的臉上做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

“行了,別裝了,你這山羊胡子。那邊的馬路上10塊錢買一送一還送一卷雙面膠的。”跟著我又掐了掐道士的臉上“恩,臉上的皺紋還是真的,不過你換個胡子,怎么這么硬?沒有搞錯吧,你粘的這么嚴實,到時候你摘的時候得多麻煩啊。還有你這身衣服,外面50塊錢一身,你面前擺的這些什么八卦啊,紅色圖紙啊,竹筒,還有簽,還有那個古代的藍皮書,浪費了你不少工夫吧,要是碰不見你想忽悠的對象,你說你不是就虧了嗎?”

說道這里,我順手點著一支煙,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小耳墜“話也不會說,人家都是裝盲人給人看手相干嘛的,你這個更先進啊,裝起來啞巴了,你裝啞巴,怎么忽悠人,不忽悠人,人家怎么上當,人家不上當,你怎么賺錢,你說是吧,得了得了,別裝啞巴了,說話吧。”

道士聽完了我的話,若有所思的點頭“年輕人。”

“恩?”我低著頭,然后聽見了他的話,抬頭看著他,笑了笑“這就對了嗎,裝啞巴多沒意思,總不能給人家用手寫,是吧,抽煙不?”

道士搖頭“你肯定是剛經歷了什么大悲之事吧?”

“我靠,你詛咒我。是嗎?”我有些生氣“告訴你昂,道士,我從上學的時候,被人算過一次卦,從那以后,我看見算命的就生氣,要么你現在趕緊走,要么我叫城管了,實在不行,我就給你這個攤子砸了,多少錢,我賠你,好吧”我指了指他面前的那些算命用具“行了,行了,趕緊收起來,別在這忽悠人。”

“我不是算命,我們這是道家道法,通過周易老祖先的傳人,流傳下來的。”

“少放屁,烏龜穿上馬甲就不是烏龜了嗎?”

道士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年輕人,看你面相,濃眉大眼,皮膚白皙,人中穴位有隱隱陰暗之色,印堂微紅,想來,前一段時間,你一定經歷了什么非常不順心的事情,貧道說的可對否?”

我楞了一下,然后心里就嘀咕,真的假的啊,跟蹤我的啊。這個道士是啥意思啊。他是怎么知道的,不過想歸想,還是沒有把那些都說出來“道士,我告訴你昂。你別給我蒙了,你蒙不對。”

道士笑了笑“可否 伸手借我一看”

“黝黑”我把煙扔地上踩滅“還上癮了,我是讓你離開我們家門口呢,去別的小區忽悠人去,明白不。”我一邊說,一邊指著他的攤子,“如果你要是再不走的話,我可砸你的攤子了。”

道士沒有理我,伸手就抓住了我的手“等等”。

我本來想把手抽回來的,誰知道,道士的力氣那么大,我使勁抽了兩下,沒有抽出來,礙于面子,我也不好做太大的反應。心里想著,給他看就看看吧,反正老子剛從網吧出來,把最后的10塊錢上網沖了會員了。如果到時候看完了要錢,那就是要錢沒有,要命也不給了。

道士端詳了一陣,然后點頭,伸手撫摸自己的胡子。還自言自語,動不動還笑一笑。

“我說,你是不倒翁啊你,你老點個什么頭你。”

“小伙子,你之前,感情受挫,然后友情受挫,之后學業受挫。甚至,一度有過輕生的想法,貧道說的對否。”

我站住了,猛然間就不知道說什么了,想著我之前的女朋友,現在錢包里面,依舊與她的照片。回憶著她抱著我的胳膊,甜甜的叫我六六老公的時候,眼睛一酸,有些控制不住。

道士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小凳子“來,坐下。抽個簽。我給你指條明路,不收你的錢。放心”

我想了想,然后還是坐下了,反正呆會也不會死“說吧”

道士看著我坐下了,然后很仙風的笑了笑“說說你最近的情況,以及你的煩心事,給我聽聽。我看看,該如何破。”道士說完了以后,看著我不說話,然后笑了笑“你我之前未曾見面,大可不必如此心煩意亂,也不必如此謹慎小心,可跟我把你的遭遇訴述一下。定能破之”

我撇了一眼道士,然后嘆了口氣“高中的時候,沒有好好學習,結果考分太低了,連報填志愿的機會都沒有,開始感覺沒啥,后來身邊的朋友,上大學的上大學,混社會的混社會,上班的上班,當兵的當兵,就剩下我自己了,現在是想復讀吧,自己學習不下去,想上私立大學,家里不讓上。家里因為我上學的事情也很著急,我的壓力也很大。最近家里的氣氛都不好,現在都10月份了,還沒有地方上大學呢。”

“感情上,就是我的女朋友,誤會了我,而且根本不聽我的解釋,我給她打了一個月的電話,發了一個月的短信,都沒有理我。她是徹底不跟我過了,然后她哥哥還瘋了一樣的打電話威脅我。她哥哥是個大混混,還是公安局的大隊長。我就郁悶,是她妹妹不跟我過了,我難過的要死。結果他哥哥還說,如果再看見我,就弄死我之類的話,說我辜負了她妹妹,說他了解他妹妹。現在我一打電話,都是她哥哥接了,接了就罵我。要么就威脅我。我是無辜的,可是現在所有的矛頭都指向我。所以,我也索性不打了,徹底放棄了。”

“友情上,我們高中時候山盟海誓的那幫兄弟,現在都聯系的少了,開始還多點,現在越來越少了。大家都各奔東西了,不在一起了,感覺就淡了許多。我想著以前,很傷感”

說道這里,我又郁悶了,順手就拿起來了一支煙,要點著。

道士伸手從我嘴里把煙拿走“先別抽呢,這樣吧,我給你算一卦。你抽個簽。我不收你錢,你算完了以后,如果應驗了,只需要幫我做一件事。你看行嗎?”

我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沒有什么損失,我王越像來說話不算話,所以,我伸手就搖了搖簽筒,一根簽,應聲落地。

道士拿起來簽,端詳了一陣,之后笑了笑。伸手繼續摸自己的胡子,開始點頭“一日之內,必定時來運轉。”

“真的假的啊”我很無所謂的說道“我可是沒有錢給你,說好話也沒用。”

道士搖頭“分文不取,孩子,記好我的話,一日之內,必定時來運轉。”

我抬頭“要是不轉呢?”

“對你沒有損失。”道士很隨意的說道“但是我說了,一日之內,你必開始轉運。我對你有一句忠告,以前的事情,過去了,就放手,讓其順其自然。”

我想了想“行了,看在你說這么吉利的話的份上,我就不說你什么了。今天也不趕你走了,如果一日之內,你說的不準,那我在看見你,一定砸了你的攤子。”

道士繼續不倒翁一樣的點了點頭“如若應驗呢?”

我兩手一攤“你說,如果應驗了,需要我做什么,你說,只要不違法,什么都可以。”

道士沖著我笑了笑“如果應驗,我只需要你幫我一件事”

“說”

道士很謹慎的四處看了看,然后一副要說什么國家機密的口吻,把嘴貼到了我的耳朵邊上“城南,商業街,許家胡同門口,有一算命的和尚。50歲上下。在中午人多的時候,砸了他的攤子。可否?”

“我草,你還是道士嗎?”我有些不可思議“是不是我聽錯了?”

道士搖頭“你只需做就行。可否?”

我很無奈的笑了笑,心里就納悶,這和尚和道士有什么仇恨,不過既然已經到這了,反正先答應算了,也不一定非要去“行。那就這么著,要是沒有轉運,那你就最好收拾包袱走人,別再讓我從我們家屬院門口看見你”

道士笑了笑“自然。”

我轉身就要走,然后突然想起來了一些什么,又轉頭,看著道士“道士,你為啥要跟那個和尚過不去。”

道士很認真的嘆了口氣“現在行業競爭太激烈,偽劣山寨產品層出不窮。我們這樣的正版,已經被盜版欺凌的體無完膚了。更可恨的,現在我居然成了盜版。所以,你要應我這個事。我會幫你破你的那個運。聽見了嗎”

“草,這他媽也是算命的。”說完了以后我轉身開始走。走著走著我就笑了“哈哈,真他媽有意思,新鮮事,真是年年有啊。”

我走了幾米之后,道士從后面笑了笑,喊道“有緣人,三年之后,我會在這里,為你繼續算上一卦。記得我們的約定。因果循環,切記切記。”

我沒有理道士,走到我們家樓下,轉身,道士已經不再門口,上樓。開門,回家。

老娘準備了一桌子的豐盛的飯菜。而且很是開心。在廚房里面哼唧著歌曲。

“媽。我回來了,今天什么日子啊,是中了五百萬了,還是丟了手機了,這么多飯菜。”

正是輕狂年少

正是輕狂年少

作者:純銀耳墜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年少輕狂,只為追求理想。豪情萬丈,只為締造輝煌。攜手并進,誓言創造奇跡。不離不棄,患難生死與共。天涯海角,相擁天長地久。無毒不丈夫,有志縱天行。

小說詳情
小鸡快跑老虎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