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綠色寶文 > 小說資訊 > 齊甜甜韓易辰是哪部小說_齊甜甜韓易辰是什么小說

齊甜甜韓易辰是哪部小說_齊甜甜韓易辰是什么小說

今天小編帶來剩女的傾城熱戀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齊甜甜,韓易辰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簡十七,在他面前打了一架,便收入他的麾下,成為他隨身不離保鏢……本以為,他是弱不禁風的弱男子,需要她來守護,想不到,她處處惹禍,要他處處收拾爛攤子……本以為,他要開掉她這個混吃等死的廢物,想不到,她已經被他套牢……

第4章進局子

“姓名?”

“齊甜甜”

“年齡?”

“27”

“職業?”

“無業”

審訊的民警看了一眼齊甜甜,“家庭成員?”

“爸爸,媽媽,我,弟弟”

“這是第幾次犯事了?”

齊甜甜終于不耐煩了:“這些你不都知道嗎?還問……”

“這是慣例……”紀銘曦聲音里帶著無奈,“叔叔阿姨,已經給他們打過電話了,他們一會兒就到。”

“啊,不是讓你通知齊寶寶嗎?你給我爸媽打什么電話啊!”齊甜甜皺眉。

“打了,他說正在準備手術,沒空。”紀銘曦攤了攤手。

“這個沒良心的,他親姐都快進監獄了還見死不救!”

紀銘曦咋舌,內心獨白‘不是你弟弟見死不救,是你這個做姐姐的也惹禍惹得太頻繁了點’可這些話,他也只能是自己在獨自里附議附議,萬不可說出來,要不這個母夜叉出去了還能饒了自己。

“哎呦,人在哪兒呢?”齊甜甜聽到尹麗的聲音,感激的看向門口。

齊奔騰和尹麗走了進來,看著尹麗進門之后,滿臉焦急的尋找著。

一直盯著尹麗的齊甜甜,眼巴巴看著尹麗徑直走過來,大搖大擺越過自己,壓根就沒有看她。

“人呢?打得不是很嚴重吧,醒著嗎?要賠多少錢?”尹麗一上來就拉著紀銘曦不停的問。

紀銘曦滿頭黑線,整理好信息,隨即回答:“正在檢查,醒著呢,應該不是很嚴重,至于賠錢到時候看看能不能協商……”

一聽完結果,尹麗二話沒說,就上來給齊甜甜的背打了幾下,齊奔騰趕緊上來拉開尹麗。

尹麗邊打邊罵:“又打架!從小到大你就不能消停了!我這是造了什么孽啊!生了你這么個女兒!”

“賠錢賠錢,哪有什么錢賠啊,一天天就知道惹事,直接關進去得了,省的氣我!”

正從門口被人扶著進來的謝頂男一聽,瞬間也顧不上身上疼痛了,立馬過來插話:”必須賠錢,我出門相個親,碰上個母夜叉被打成這樣!身心精神遭受巨大傷害,我損失了這么多,必須賠錢!”

坐著的齊甜甜看著纏著繃帶還能一口氣說這么多話的謝頂男也真是服了,真是奇葩中的極品。

本來已經消停的尹麗一聽不干了,立馬沖上去:“賠什么錢,我女兒長得如花似玉的,你看看你一臉猥瑣樣,肯定是起了什么歪心思才會挨打,我們沒有告你就算了,還讓我們賠錢?”

尹麗雖然一直對齊甜甜很刻薄,但是在涉及錢以及面子問題的時候,尹麗會瞬間變成小鋼炮懟得對方啞口無言。

果不其然,謝頂男一聽不賠錢反而要告自己,一下氣得怒發沖冠,“嗬,告我,我什么時候猥褻了,誰看見了,我只不過是想讓她和我一起要回索賠的錢,她就沖上來對我一頓暴打,還有沒有王法了……警察,警察,這明目張膽的誣陷,你們還不管管了?”

“嚷嚷什么,嚷嚷什么,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家,都去坐下。”

老警察敲敲桌子,本來還得理不擾人的謝頂男一下也蔫了,閉著嘴不說話訕訕地坐下了。

“重新詢問一遍,到底是因為什么打架。”

“猥褻!”齊甜甜一口咬定是謝頂男對她猥.褻,她才出手打人。

可是謝頂男那邊一直不承認,還嚷嚷了起來,“明明是你先打得人!”

“行了,這樣吵下去能解決問題么?”

“這個臭娘們誣陷我!”

“誣陷不誣陷的,到了這兒,咱們得講證據,你說她誣陷你,證據呢?”

“嘿,這位警官,你怎么能幫著壞人說話呢?”

“你他媽說誰壞人呢,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齊甜甜騰地從椅子站起來,拍著桌子指著謝頂男。

謝頂男不甘示弱的反擊道:“看到了吧,各位警官都看到了吧,這娘們多狂!”

“坐下!”紀銘曦猛地拍下桌子,嚇得謝頂男一抖,齊甜甜看一眼紀銘曦,見他臉上有明顯的不悅,馬上乖乖坐了下來。

屁股剛剛挨到椅子,齊甜甜就看見從外面走進來兩個人。

兩個都是一身正裝亮相,一前一后,亦步亦趨,走進大家視野當中。

當其中一個男人由模糊逐漸清晰時,齊甜甜一下就虛了……

怎么會是他……

“老板,您怎么過來了?我這么一點小事兒,不必勞煩您跑一趟。”謝頂男起身給韓易辰拉開椅子,請他坐。

韓易辰越過謝頂男,拉過齊甜甜對面的椅子坐下。

謝頂男過于狗腿的架勢,讓齊甜甜對這兩人身份更加好奇,看著這倆打扮不像普通人,難道這次她真的栽了。

反正,看這架勢尹麗是萬萬不會賠錢呢,那她就只能去監獄待著了,不知道是輕傷,重傷會判多久?

“你好,我們老板是來作證的,剛剛咖啡店內打架,我和我們老板正好在里面談事情,目睹了整個事情的經過,如果還需要物證的話,剛剛的咖啡店我們老板已經打過招呼,一會就會把監控錄像送過來。”秘書對著紀銘曦一本正經闡述道。

“姓名?作證需要登記。”紀銘曦恢復常態,格外嚴肅的說道。

“我姓劉,這位是上騰公司的總裁韓易辰韓先生,今天作證的是我們老板。”

上騰……

齊甜甜在自己的內心過了一遍,似乎沒有什么印象,畢竟對于自己這個無業游民來說,不認識什么公司也是正常。

韓易辰優雅的走過來,坐在紀銘曦面前的椅子上,只和齊甜甜隔了十公分左右的距離。

已經破罐子破摔的齊甜甜反倒明目張膽的盯著韓易辰的臉。這張臉棱角分明,整齊的眉毛讓整張臉顯出幾分凌厲,嘴角輕輕一歪,顯得壞壞的!和整天在電視面前侵襲的齊甜甜的明星不遑多讓。不過沒什么男人緣的齊甜甜不是什么花癡,可依然覺得這張臉很好看。

直到謝頂男傳來一聲驚呼齊甜甜才回神。

此刻聽到謝頂男說什么“老板,你怎么能這樣呢,我沒有猥褻他,你怎么能做偽證呢?”偽……證,作偽證?齊甜甜一頭霧水,他們不是一起的嗎?

“聽到了吧,聽到了吧,這位先生都說了,確實是他糾纏我女兒在先,我女兒才出手掙脫,掙脫無果之后才出手打了他,對于這樣的社會敗類難道不該教訓嗎?我女兒這樣如花似玉的難道就該被他糟蹋……”

尹麗的聲音傳來,才讓齊甜甜找到了實感,這確實是自己那個媽說的話,什么‘如花似玉,糟蹋’齊甜甜想找個老鼠洞鉆進去。

旁邊的韓易辰眼睛一挑,也看了過來。

本來已經夠囧的齊甜甜此刻更囧,可是只能咬著一口牙強忍著,誰讓人家是為了她出面的證人呢!

剩女的傾城熱戀

剩女的傾城熱戀

作者:簡十七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在他面前打了一架,便收入他的麾下,成為他隨身不離保鏢……本以為,他是弱不禁風的弱男子,需要她來守護,想不到,她處處惹禍,要他處處收拾爛攤子……本以為,他要開掉她這個混吃等死的廢物,想不到,她已經被他套牢……

小說詳情
小鸡快跑老虎机注册